现在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2008,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啼笑皆非

2008,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啼笑皆非

时间:2008年12月31日 ⁄ 分类: 社会新闻 评论:0
转自天涯社区,原文作者:渊龙听雨
——————————天涯版年终总结——————————————————
2008,多事之秋。从雪灾到地震,从奥 运到“神七”,国人的情绪只能用悲喜交集来形容。
  然而,在悲与喜的背后,总有一种让我们哭不得、笑不出的力量,为这个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年度之一添加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
  
  一、“你个白痴,我还有老婆孩子呢”
  “华南虎”事件终于圆满落幕,正龙同志以诈骗罪、非法持有弹药罪两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缓期三年执行,并处罚金两千元人民币。所得两万元奖金上交陕西省林业厅。
  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不用多说了,“华南虎”现形的消息刚出来的时候,在下还将信将疑。等到有官员“用脑袋担保”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为一个笑话了,只不过当时没想到这个笑话的时间会这么长。在社会开展“真伪”大讨论的时候,民间舆论尤其是网络舆论对正龙同志都是极为苛刻的,那句民间流传的“左XX,右XX”也相应地增补了“头顶一片大叶子,胯下一只华南”,真正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但是当正龙同志身陷囹圄的时候,同情、抱屈之声又忽然声声不绝了,而一审之中的插曲完全是因为他那个不懂事的老婆,在做通了思想工作之后,终于令本案得到了一个除了广大民众以外、其他各方都非常非常非常满意的结局,皆大欢喜啊。
  所以,断不必为正龙同志抱不平,当他脸上堆满微笑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心里一定暗暗地对那些旁观者说:“你个白痴,我还有老婆孩子呢”。(参见本人引用的《笑话里的笑话》)[separator]
  然而2008年的周正龙坚定地要成为娱乐焦点,前两天再次传出了准备翻案的声明,怎一个乐字了得啊。
  不管怎么说,正龙同志喜滋滋地回家了,而王木匠细牛同学却进了班房。
  前者抗下了欺骗全国人民的大罪,依旧回家过年。而王木匠游走于西北诸省,只不过靠着港片的学习经验骗了几个领导干部,诈骗了区区17亿,还顺带着把某市原市政府大楼、后公安局驻地给炸了,等待着他的,却恐怕是牢底坐穿。
  在我看来,能够骗了一遍又一遍的王木匠绝对是超凡脱俗的人才,这种人断不能枪毙了事,完全可以弄个假行刑,人间蒸发之后纳入特殊部门,改头换面潜入一直对中国没有好脸色的超级大国去。十年埋伏,在某国经济好不容易开始复苏的时候狠狠踩上一脚。如此一来,世界起码又能太平十年,我们将再次获得和平发展的新机遇。
  什么?他不肯?他还有老婆孩子呢!
  
  二、下一个四年的“叉腰肌”
  由于本人对体育事业的不关注,以及对医学知识的贫乏,到现在还是没有搞明白“叉腰肌”到底是哪个部位,本人当时唯一清楚的是正龙同志的弟弟——亚龙同志一定会下课。08北京奥运总体上说肯定是成功的,而亚龙同志负责的男足偏偏成了这一锅好汤里最醒目的、也是唯一一颗老鼠屎。
  然而,在“国人皆曰可下”的背景下,亚龙同志依然留任了。
  如果这一决定是完全出自官方的决策,倒也并没有什么不妥。问题在于亚龙留任的原因居然是没有人有胆量再来接这颗老鼠屎,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让亚龙同志继续承担起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从个人的分析来看,只要亚龙同志还有哪怕是一点点的自尊心,就不可能死抱着这棵歪脖树不放;只要有人来顶,他一定会兴高采烈地雀跃而去。甚至于在决定公布之前,有关部门已经放风给亚龙同志留好了位置。
  人算不如天算,这个多少年来就没人可以“善终”的位子,终于还是在无人敢接的情况下重新放到了亚龙同志的屁股下面。
  真的,现在我看向亚龙的目光中更多是同情,而看向广大球迷的眼神中……比同情还惨。
  但是,世道上的事情可以是笑话,但也不能笑过了头,这个笑话显然是有点过,所以最近又有风声传出,亚龙同志还是要离任,上面指派的继任者估计正在家里锤枕头呢。
  
  三、“你还要去见一下团委书记”
  广东某大学破天荒地开展了一场学生会主席直选活动,除了《南方周末》等个别媒体有所报道之外,基本是看不到的。《南方周末》的报道十分详细,描写的激烈程度不亚于同是今年举行的美国大选。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快二十年前就有。
  为避嫌疑,内容不再多说,在整个《南方周末》的报道中,最最点睛的一笔是在最后。获胜者在幕僚的簇拥下离开会场,被胜利的喜悦冲击着大脑的胜利者随口问身边的幕僚:“明天不需要做什么了吧?”。一位幕僚提醒说“你还要去见一下团委书记”。
  看到这段时,我正在闹市区的公交车站等人,全然不顾斯文扫地的危险在大马路边大笑了半天,被用了若干次洗衣粉的《南方周末》总算还留下了一点原生态的东西。
  前些时,又看到一篇真伪不明的声明,是这位获胜者声称从未有过这段对话的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直指《南方周末》报道不实。
  其实,何必那么认真。CCTV都说“华南虎照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了”,所以到底有没有这段对话也根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胜利者是不是的确在第二天去“见一下团委书记”了呢?
  有没有?嗯?有没有?
  
  四、隐形的肩膀与“爱抚疗法”
  注意看,是“肩膀”不是“翅膀”,所以与北大刚刚离任的校长无关,也与传说中吃“鸡翅膀骨头”的季羡林老先生无关。
  “交通部派来的”、“和市长级别一样”的林大人已经淡出了视线,而“林式接触”却将一语永流传,对于“林式接触”的官方定义,可以归纳为——出于“善意”的,仅限于肩膀靠脖颈位置的肢体接触。多为酒后发生,当对11岁小女孩使用时可能被错疑为“猥亵”。
  此事一出,最担心的就是那些有女儿的父母们,可这并不代表男孩就一定安全了。龙阳君虽已过世数千年,他的继承者们从来就不曾消失过。万一遇到传说中的“兔爷”,小男孩的“肩膀靠脖颈位置”也避免不了被“善意接触”。
  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武汉某高校教授对女学生实施的“爱抚疗法”。这一事件及其后面近乎神速的处理,几乎完全是由网络曝光和引发的。不过这种“爱抚疗法”也不必全盘否定,如果你的他(或她)在你怀中撒娇说“病了”的时候,你完全可以一脸色笑地实施“爱抚疗法”。突发奇想,这一题材简直是日益衰落的三级片市场的“救市良方”。
  就在准备收稿之前,又惊闻台州税务部门再现“林式接触”,一样的国家干部,一样的喝高了,一样的只接触了女孩的“肩部”(或者是“肩膀靠脖颈位置”?),不同的只是女孩的年龄从11岁上升至12岁。
  还好,还好,没有出现低龄化的趋势,所以家有11岁以下孩子的父母可以暂时地放放心。
  
  五、倒霉的铁岭,倒霉的媒体
  铁岭的状况只能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
  还没过年,就出了派干探进北京城抓记者的张书记,一时间舆论大哗,所有媒体无一例外地强烈谴责。也是,幸好是没抓到,万一真给抓成了典型案例,以后其他地方的书记们就会比学习社会主义荣辱观还积极地学习这一经验。真要这样,媒体的日子还怎么过?
  在一边倒的声讨声中,张书记辞职了。于是,太平了。
  不料前几日,忽又爆出这位书记大人东山再起的消息,居然还在当地电视新闻中不提及姓名的情况下露了脸。马蜂窝再次被捅破,铁岭市立即回应:是个别领导的工作安排,不是组织决定,随即取消了这一任命。其实这话还是有问题,只不过没人提,或者被屏蔽了。“个别”领导居然能够绕开组织原则单独决定干部任命,这个罪名恐怕比再度启用张书记的罪名更大。算了,我也不说了。
  其实犯官再度起用并不是铁岭的专利,远有蓝山案的主角,近有山东铁路事故后紧急赴任、又在火车超速后迅速离任、官复原职的铁道部官员。这次,只能怪铁岭政府的运气不好。然而铁岭的霉运还没有结束,在网民的无聊追查之下居然查出铁岭市政府有20个副秘书长!又是一片批判声。在市政府官方网站迅速撤下相关内容后,相信一定有人在诅咒比尔,诅咒这疯狂的网络。
  “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同样在念叨着这句话的不仅仅是铁岭政府,还有媒体。
  应该说今年的媒体表现还是不错的,尽管也有吸引大众眼球的原因,但是不断揭露社会阴暗面、还原真相也是极其必要的。然而,排队领封口费的事件曝光,把多年以来媒体界隐藏的霉菌一股脑地抖将出来。其实,自从开始与媒体接触,就不曾对记者群体有什么好感,当然也谈不上什么恶感,一份职业而已。而与记者的合作也就是利益的交换而已。
  在与铁岭张书记的斗争中,记者群体占尽上风。不过据本人不经意地观察,那场风波中极少有媒体讨论法理,大部分讲的还是道义。张书记派人进京抓记者在政治上显然是不妥的,目的更是显而易见,但是由当地公安机关立案后实施异地抓捕究竟合不合司法程序,还是搞不太清。残留的一点记忆告诉自己,抓好像是能抓的,但是貌似要经过北京当地警方。算了算了,这话不说了,反正张书记已经下去了,这也是绝大多数人(包括本人)希望看到的。
  然而,又是北京,那位没熬过2008就被山西警方合法带走的央视记者,恐怕就没那么好运了。在“封口费”事件之后,老百姓面对记者的脑门上也多了根黑线,所以这次“进京抓记者事件”也就理所当然地没能得到广泛的呼应,绝大多数民众保持了观望,留给记者群体或者其中小部分人的只有失望。
  个人以为,这场永无休止的对决对民众而言是最好不过的了。官员需要媒体监督,媒体也不能真成了“无冕之王”。在这种对峙中,得益最大的便是老百姓。所以,这样挺好。
  
  六、监狱——医保与养老的最后防线?
  一个身患绝症的青年,为了保命去抢劫,被判了几年却一天没进医院。不是因为有什么后台、靠山,而是身体原因导致只能监外执行。这还不算是一个震撼性的新闻,真正震撼的在后面。
  也不知道这位值得同情的青年从哪里听说——只要坐了牢,国家就会给你治病,于是再度抢劫,并且开开心心地认罪,被判18年。现在的他正开开心心地住在监狱医院里,虽然是暂时的。
  问题是他的开心能持续多久?监狱及法院到现在还没有明确表态是否将其收监。
  关,还是不关,这是一个问题。
  如果不关,继续将其放出去监外执行,且不说是对法律的亵渎,民间必定会出现“看人家犯人病得没治了,就不顾司法尊严将其踢向社会,是对生命权的蔑视”等类似言论。而且,为了得到暂押和审判期间的暂时治疗,这位青年无疑还会反复作案,那时,这便可能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法律界的笑柄和耻辱。
  那么,关?关了他就不能不给他治病,此例一开,势必造成及其严重的后果。所有家中无钱治病的人们都会把监狱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们就有可能在大街上、银行里看到一个个举着输液瓶、全身插满管子的人,拿着一把木头刀说:“打,打,打,打劫!”
  这场对弈,从开始就决定了没有和局。
  余音尚在梁上,北京一位69岁的老汉又因抢劫入狱,好在这次不再是绝症患者,而是生活没有着落、准备进去养老的老人。在个人的印象中,打劫一向是重判,而这位老汉在北京某广场这一特殊敏感区域持械抢劫,居然只判了两年?这明显是法官的失职。难道他不知道京城盘查疑似上访人员被查实的都已经遣返回所在地精神病院了?难道他不知道山西已经明确了在广场等敏感地区XXX的人员要严肃处理?天子脚下持械打劫?要在万恶的旧社会可要砍头的哦。不过,这一判决深刻地反映出了我国司法正朝着人性化健康发展。
  以前听说美国有九十多岁的老翁打劫银行,以此推断,我们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30年左右的差距,任重而道远啊……所以,我们还必须坚定信心,迎接挑战,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努力奋斗!
  
  七、打酱油还是俯卧撑?
  从来没有一种生活琐事象“打酱油”一样成为一种生活态度。
  从来没有一种体育运动象“俯卧撑” 一样成为一种社会形态。
  冷漠背后掩藏着无奈的“酱油党”最终没能走出网络,而“俯卧撑”却走进了社会的各个角落。当南京的某房产公司挂出“房价不会跳水,只是在做俯卧撑”的户外广告时,我钦佩的不是它的创意者,而是批准这一广告的有关部门。在网络悄悄封杀“俯卧撑”之时,在极度敏感的非常时期,南京市有关部门极富建设性地将这个敏感词娱乐化、大众化,为天下之先。身为半个南京人,说实话,真的很骄傲。
  既然谈到房地产的“俯卧撑”,也不必多说,只有一句。即便是许三多也不能永无休止地“俯卧撑”下去,所有俯卧撑的结局只有一个,也只能是一个,就是体力不支、趴下为止。
  
  八、招手停将是火车交通发展的必然趋势?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招手停”遍布大江南北、城乡各地,后随着交通管理的逐步严格逐渐退出,仅在部分地区存在。对于日益紧张的城市交通,“招手停”的确是一种负面的阻碍,但在偏远地区和广大农村,还是很有发展的必要。不过的确不曾想到,连“铁老大”也开始以人为本,尝试“招手停”了。
  为了旅客赶飞机而停下火车,这本是一件可以大做文章的好事,想来这也是铁路部门之所以同意媒体广而告之的原因,也能够让饱受火车误点之苦的民众看到一丝希望。
  我们应该承认,这不是第一次,以往早就有过因乘客患病等紧急情况临时停车的先例,不过因为怕乘客赶不上飞机而临时停车的倒是头一回听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次先例没有从国人开始,而是从洋人起步的。洋人倒也罢了,奥 运都开了,我们中国人胸怀四海,可偏偏还是从东洋人开始破例,那铁老大就只能自认倒霉了。当然,据说还顺带着捎了几个同胞,不过这个声音很快被口水声淹没了。
  曾经听过一段粗俗而又富有哲理的名言——事情就像是女人,就怕第一次;有了第一次,那就一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所以,这个第一次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招手停很可能成为火车交通发展的最终形态。
  值得期待。
  
  九、谁最辛苦?
  因为懒又拖延了几天截稿,不曾想又得知中科院发布了中国职业辛苦指数排名表,辛苦指数排名第一是公务员,第九好像是下岗职工,第十是矿工。
  看到这则消息,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假新闻。尽管消息发布者图文并茂地详细描述了这一消息,尽管中科院发布的莫明其妙的研究成果已经不少,但我还是不能相信中科院真的要把无厘头进行到底。
  好吧,我并没有去查证,也没有兴趣去查证。如果是真的,那就什么都不必说,干笑几声算了。假设是假新闻呢?居然没有看到任何怀疑的声音,几乎所有看到这一消息的人都相信中科院会发布这种报告。事实上,在大多数人的笑声背后,总会有人笑不出来的。
  凭心而论,中国的公务员的确是非常辛苦,排第一也不是没有道理。至于为什么就不分析了,大家平时多看看新闻,领导都忙到要发寻人启事来找了。
  
  
  2008年是娱乐无止境的一年,值得回顾的实在太多,不能一一尽述,择其要者记之吧。想必各位客官肯定有不满的声音,认为这没写,那没列。无奈,总得过日子吧?太敏感的就不要给天涯管理员添麻烦了。当然,自己也少了许多麻烦。
  至于山寨等等,写的人一定很多,原计划增加的“何处不山寨”就算了,不过本人对山寨春晚还是颇为期待的,因为不看CCTV春晚已经好几年了。
  
  写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点上一根十块钱一包的香烟,没有手表就看看山寨机屏幕上的时间。今天是平安夜,希望所有艰难而努力地抗起全家生活重担的人们,能够平安渡过这个经济的冬天。
目前有 0 条评论

//ad_com//
//125*125//